• 德国WTW产品,BOD测试仪,氨氮分析仪/测定仪,厦门隆力德环境技术开发有限公司
  • 【携笔从戎 精忠报国】卫晓锋:蓝天云梯手 战鹰守护神

    发布日期:2021-05-04 22:19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 含泪播种的人,一定能含笑收获。兰大学子卫晓锋将这颗希望之种播种于绿色军营。

        从校门迈入营门,卫晓锋改变角色成为军人。迈出这一步,是对自己的挑战,也是人生的机遇。

        那年秋天,卫晓锋来到了空降兵某训练基地,将那颗希望之种留在了那里。

        这颗充满希望的种子,日渐一日地成长、开花、结果。军营的日子锻造了卫晓锋优良的作风,一分钟起床集合、棱角可见的被子、人走物归原处的习惯、挺胸昂头走直线的自信等等。

        “军营的日子磨练了我坚强的意志。大家或许都觉得跳伞很酷、很帅,但我们在登机跳伞之前要接受三个月的艰苦训练。”这三个月里,主要练习离机、平台、吊环、叠伞这四个动作。离机训练需要从一个一米高的平台,跳到一个40厘米高的海绵垫子上,每天成百上千次地训练,不到半个月时间,海绵垫子就被跳穿了。

        在空降兵部队有这样一句话“三肿三消才上云霄”,每一次训练、每一滴汗水都将成为安全着陆的保障。卫晓锋回忆说:“临近跳伞前的一个晚上,楼道像往常一样,充满着红花油的气味,指导员询问大家,疼不疼?能不能参加跳伞?大家都笑着说,不疼,没事,肯定能参加跳伞。那种坚强的意志所带来的能量早已使大家身体上的疼痛抛之脑后。”

        自己跳伞,自己叠伞。因此叠伞技术过不过硬将直接决定跳伞的安全性,刚开始训练,卫晓锋总觉得差不多就行,但班长会用精准的尺子告诉他们与标准的差距,叠伞场上多一毫米的精准,在天空便会多一分安全。

        “第一次跳伞时,凌晨三四点我们便前往机场整装待命,一道道地检查流程确保我们的安全,检查完毕便等待属于我们的架次带自己前往着陆场,当飞机缓慢地停在我的眼前时,那飞机的轰鸣声和螺旋桨所带来的飓风,让我感觉到使命的召唤。”登机完毕,飞机以30度的倾斜角快速爬升,到达800米高空时,投放员便站在门口打开了机门,此时映入卫晓锋眼帘的便是高空的美景,但他却无心欣赏,更多地是一种震撼和发懵。

        到达着陆场上空,看到指示灯闪烁,卫晓锋便迅速冲出舱门,这已经是一种本能的反应,使命的召唤让他义无反顾。“离机后,我看到了飞机,此刻我便意识到我的离机动作发生了后仰,这会对我顺利开伞带来一定的影响。三个月的艰苦训练,让我学会了冷静应对,脑海中迅速出现两个意识,第一,我要保持姿势不再变化,以免对开伞带来更大的影响;第二,我右手迅速抓紧备份伞拉环,耳机里等待地面指挥的指令。庆幸的是,不一会主伞顺利打开了,自己翱翔于祖国的天空,天空很安静,但内心告诉我,我做到了,三个月的艰苦训练,我做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两年的军旅生涯让卫晓锋收获颇丰,优良的作风、坚强的意志、难忘的经历、珍贵的战友情等等。“在那里,我得到了沉淀;在那里,我找到了方向;在那里,我重新规划了自己的人生。2016年初秋埋下的种子,如今早已硕果累累。”